装BIM的寒冬(一) | BIMBANK

装BIM的寒冬(一)

本文作者BIMBANK特约撰稿人:区展聪

前言:

1、本故事纯属虚构。

2、本故事没有干货。

3、感谢阅读!

正文:

12月的寒夜,南方的晚空没有一颗星尘,无边的幽深笼罩着整座城市。在漆黑的夜空下,大多数办公室都已经暗下来,与黑夜浑然一体。唯有老黄的办公室却依旧灯火通明,格外鲜明。这位在施工企业打混了二十余年的项目负责人,对工作总是一如既往的认真,不分朝夕地投入。但再坚韧的岩石也无法抵挡风刷雨刮的侵蚀,再充沛的人也无法抵挡连续工作的消耗。老黄盯着电脑屏幕的双眼,忽然间发出阵阵苦涩,说不出的难受。他不得不摘下眼镜,像困倦的小孩一样开始揉起双眼。

等到眼睛感觉稍微舒服点后,老黄再次带上眼镜。重回视野的,除了清晰的世界,还有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江总。而江总脸上是一份关爱的微笑。

顶头上司在这大晚上亲临自己的办公室,让老黄倍感意外,本能地停下工作,站起身来迎接。

江总摆了摆手,让老黄不用客气,然后坐在黑皮沙发上,向老黄问道:“明天不是要去北方项目了么,怎么还不回去休息?”江总带着老黄在这大型的施工企业打拼了二十年,知道老黄做事踏实,办事认真有交待,所以对老黄是喜爱有加。但同时,又对老黄只顾着工作,不懂休息的习惯不满,所以这话说出来,在关心之余,亦稍有责备的意思。

老黄绕过办公桌,也坐在了黑皮沙发上,不好意思地笑着对江总说:“哈哈,早就准备离开了。却突然收到北方项目发过来的项目资料,反正都已经这么晚了,干脆把资料看完再走吧。”

“明天在飞机上看不可以啊,非了弄得这么晚么?不用休息啊?”江总先是对老黄不懂得劳逸结合的做法责备了一番,继而又用温和的语气说“北方那个项目,我也了解过。以你的能力,应付起来毫无难度。不必搞得这么战战兢兢的,到了北方再慢慢熟悉也可以。”

“江总你过奖了。就算项目再简单,还是要做好十足的准备啊。”老黄说。

“嗯!很好!”江总还是十分赞赏老黄的工作态度,接着又说“北方那个项目,好像专门请了一家技术公司,引进了那个叫BIM的东西。那东西现在可火热了,你觉得靠谱么?”

“哎!说起这BIM啊,今天就有一个人跟我推广,乱七八糟的!”老黄摇着头,一脸嫌弃地说。

江总看到老黄的反应,十分奇怪。想着老黄这人,平时对待一些新技术都比较理性,既不会盲目追捧,也不会全盘接受。每次都是收集好资料,谨慎地判断,试点地推广,实事求是地区辩证。为何这次提及到BIM这东西,却带着明显的厌恶情绪?江总忽然兴趣大增,向老黄追问起缘由。

老黄拿出香烟,跟江总一人叼起一根,进入了闲聊扯谈的状态。在一阵烟雾中,老黄讥讽地说:“今天下午有个姓区的人来找我,自称什么从业多年的资深BIM专家,开口就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可以让公司价值提升、生产力翻倍的技术。我见他牛逼哄哄、满怀自信的,就让他说说呗。然后他一坐下,翻开电脑,就给我看效果图动画。我心想这种动画我们平时投标的时候就搞不少了,有多虚我还不知道?糊弄谁啊?大家都是内行,就没必要搞这套了吧,于是赶紧让他入正题。没想到啊!那家伙说的话,比他放的视频还不靠谱,华丽的外壳里没有一点实在的东西,故弄玄虚。说BIM是什么革命,是什么颠覆,是什么生产流程重组。各种理论一套一套地搬出来,什么新概念、什么新手段、什么新价值,简直天花乱坠。我就跟他说,我们都是普通人,吃的鸡鸭鹅,炖的猪牛羊,你那些天花龙凤的东西就别说了,来点实际的,有没有具体案例、有没有执行细则、有没有量化数据。他却立马就开始卖关子了,说涉及知识产权,不能随便拿出来,想要看到实在的成果,就得在实际项目上应用,让我给他一个项目做,教我体验一下项目在BIM加持下那种无阻力开展的畅快感。我感觉这家伙极不靠谱啊!什么实质的东西都没拿出来,就想签到项目?十成是个坑货,就想打发他走。结果他却赖着脸皮,面不改色地跟我说,他肩负着中国建筑行业信息化转型的伟大责任,同时作为建筑行业的一份子,不能让我们公司与BIM这项先进技术失之交臂,必定要帮我们公司打响建筑行业信息化革命的第一炮,协助我们公司成为建筑行业新时代的龙头大哥。我特么顿时就听傻眼了。这家伙当自己是救世主啊?”

“哈哈,这浑水摸鱼的,太逗啦!”江总手上的香烟伴随着他的笑声一起抖动。

“哼!浑水摸鱼也得有能耐啊!那家伙,接着又跟我说什么3D、4D、5D、6D、7D、8D,简直不知所云,听得我一头雾水。他见我听不懂他那些ABCD,然后又跟我说BIM造价。我就问他,是清单计价,还是定额计价。他竟然反问我清单计价跟定额计价有什么区别;接着他又说BIM进度控制,我却发现他连PDAC循环、自由时差、前锋线、关键线竟然一个也不知道。我就劝他说:小兄弟,你还是回去把基础东西学好了再出来混吧,你这水平出来谈工程,我都替你尴尬啊。他竟然继续死皮赖脸地跟我说,这是他专门给我们公司提供的进入新时代的机会,要是错过了我以后一定会追悔莫及,让我认真考虑,好好珍惜,千万不要犯下无法弥补的错误。还说只要我悬崖勒马,将项目交托给他,他必定会不计较我对他的轻视,全力带我进入BIM的大平台里纵横驰骋。卧槽!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直接叫保安把他赶走了。”

江总听完老黄的陈述,笑得停不下来。而老黄使劲地吸了一口烟,让心情慢慢回复平静,才继续说:“BIM这东西靠不靠谱,我现在还说不准。但就算BIM再了不起,被这种浑水摸鱼的人搞下去,早晚会被搞臭啊!希望北方项目请回来的BIM公司,没有姓区这样的神棍吧。”

话题又回到北方的项目上,江总的笑声戛然而止,原本充满笑容的脸上,浮现出几分无奈,他皱着眉头抽了一口烟,对老黄说道:“唉!A市的项目如此重大,正是密锣紧鼓地筹备,却突然派你去北方,当个普通项目的临时管理,实在委屈你了。”

听了江总的话,老黄心里也是憋屈,而越是憋屈,烟抽起来就越狠,手上的半截香烟瞬间就化成了灰烬。老黄所在的南方公司,跟北方公司虽然是同一个集团下的兄弟公司,但一向甚少交集。这次北方公司一个项目的负责人有事临时撤场了,北方公司以缺少欠缺人手为由,就来南方公司借人。也不知道南方公司的高层怎么想的,公司里这么多人,偏偏就选中老黄,让他暂时放下A市的项目,跑到北方项目去,在鸟不拉屎的工地现场当一个临时项目管理。真是不可理喻,难言的不爽。

不过作为老员工,老黄虽然心里不愉快,但也不抱怨,对江总说:“A市项目也好,北方项目也好,说到底还是集团的项目。既然都是为集团服务,委屈一下也没所谓了!而且高层让我担任南方公司的代表,协助北方公司管理项目,也是对我能力的肯定吧。”

“嗯!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就好了。”江总一边说,嘴里一边弥漫出阵阵白雾,让他的话也添加了几分扑簌迷离。老黄感觉到江总这是话中有话,于是追问江总对这事情的看法。只见江总沉默地抽着烟,像是在思索,直到整根烟都燃成了灰烬,才严肃地对老黄说:“我是准备退休了,公司里有不少人对我这个位置虎视眈眈,高层们也对几个候选人的表现盯得十分紧。这个时期对你来说非常重要,A市项目是重点项目,正是你表现的大好机会。但偏偏在这个时候杀出一个北方项目要你过去临时管理,不可疑么?”

“江总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老黄紧张得屏住了呼吸,轻声细语地问道。

“我怕是有人在耍手段,让高层将你调到北方,削减你提升的机会。”

“这……”听到江总的话,老黄心里一阵忐忑,香烟上的烟灰都抖落在地面上。

“小黄啊!”江总看出老黄心里的不安,继而对他说“这北方项目,对我们南方公司没什么价值可言。你过去也只是临时管理,没必要怎么认真。即便到了北方,还是要多留点心力在A市项目上,这个项目才是你最重要的筹码。我会继续跟高层沟通,让你尽快回来。你到了北方凡事要点到即止,免得以后脱不了身。”

“好的江总!我明白了。”老黄赶紧点头回应。

“嗯……”江总将烟屁股放到烟灰缸里,站起上来,对老黄说“时候不早了,赶紧回去吧。以后说不定还有很多艰难需要对付,多注意休息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。”然后就离开了办公室。

老黄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江总离开的背影,直到江总完全走出自己的视野,才恍然若失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收拾东西回家。

面对一片狼藉的办公桌,还有堆积如山的项目资料,老黄觉得无从下手,不知道要怎么收拾好。其实是因为思绪仍然停留在江总刚才那番说话上,这让他无法静下心来。他忧心忡忡,胡乱地将资料都叠起来,随手放到办公桌的角落就当了事。然后拿起公文包,离开了办公室。

回家的路上,南方的晚空是一抹近乎黑暗的蓝,充斥这无尽的苦闷,跟老黄的心情如出一辙。人要是心情不好,开车也会不自觉地鲁莽起来,不经意间,就会做出猛踩油门,随意转向的危险动作。但老黄毕竟是阅历丰富的人,在施工单位跟着项目东奔西走的,见过的事多了,也沉得住气。甭管心里纠葛,脚下的油门就是踩得稳,手上的方向盘就是握得紧。他努力压制住心中的不安,不停告诫自己,越是危急,就越要冷静。就算北方项目真是个陷阱,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就不信过不了这关。在深夜的城市里,老黄一边不断地鼓励自己,一边在畅通无阻的道路上一路驰骋,心情又慢慢豁然开朗起来。

回到家后,老黄梳洗一番。换上睡衣,正要准备上床睡觉,手机却响了起来,拿起手机一看,原来是北方项目发来关于召开项目会议的邮件。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北方项目部每个部门的负责人轮流发言,给老黄汇报该部门的工作情况。而会议最后一项内容是:BIM技术在北方项目上的应用计划。发言人:陈向。单位:XXOOBIM公司。

粗略地将会议通知单看了一遍,老黄便淡然地关上手机。他预料自己到达北方的工地后,必然会面对一翻风雨,但现在想太多也无济于事,还是先养精畜锐,保持住最佳的作战状态。于是关了灯,上床休息。

老黄熄灯后的卧室,与南方寂寥的黑夜混为一体,恍惚消失在城市里一样。而远在北方的项目现场,在同样寂寥的黑夜下,陈向的办公室却依然透亮。在这漆黑的工地里,活像一颗孤独的星星。陈向正在忙碌地编辑着《BIM技术在北方项目上的应用计划》的PPT。要给新来的负责人汇报BIM工作,陈向一点也不敢放松。毕竟突然换了项目负责人,对自己的工作到底有什么影响谁也说不准。目前唯有做好明天的汇报,争取让新负责人对BIM技术加以肯定,以后的工作才有希望顺利进行。只是现在的陈向还无法想象到,他这份希望要实现起来是多么艰难。

(未完待续)


扫描二维码关注BIMBANK官方微信,及时获取最专业的BIM资讯:

点击右侧图标加入BIMBANK官方QQ群:BIMBANK官方群
发表评论

1 条评论
  • 沙发 王潇健 

    六六六六六

相关文章
流水线翻模,个性化装BIM
流水线翻模,个性化装BIM
翻模是体力工作还是知识工作?
翻模是体力工作还是知识工作?
关于装修的破BIM事一则
关于装修的破BIM事一则
2020年上海市政府的投资工程将全面应用BIM技术
2020年上海市政府的投资工程将全面应用B…
竟然吃得起大闸蟹,不像是搞BIM的人
竟然吃得起大闸蟹,不像是搞BIM的人
为翻模而生,因翻模而死
为翻模而生,因翻模而死